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童之伟 > 文章归档 > 2012年五月
2012年05月29日 14:43

宪政来中国后的早期际遇

从宪政故乡的人们对宪政构成要素的不同看法中,读者或许不难看出宪政有三个在结构上并列、处于第一层次的基本要素:1.立宪,即满足宪政有一部宪法的要求,成文的或不成文的都可以;2.限制国家权力,保障基本人权(即保障公民基本权利或个人权利与自由);3.实施宪法,落实宪法在法律体系中最高的法律效力和位阶。基于这一认识,本文对宪政在中国20世纪上半叶(1949年10月前)的际遇做简要的介评。

(一)立宪对宪政的确认

宪政的第一个基本要素是有一部宪法,因而宪政产生的最早标志是立宪。在这一点上,中外皆莫能外。1840年鸦片战争后数十年间,中国遇到了日益严重的内忧外患,富国强兵日渐成为整个中华民族的渴......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4日 09:27

宪政原本是怎么回事

——《东方早报》“宪政启蒙”之三

本文原打算介绍“外国”知识界对宪政的看法,但“外国”的地域范围实在太大,写出来难免受以偏概全或名实不符的批评。宪政与宪法一样,也是一个外来词语,主要直接起源于英美等盎格鲁-萨克森国家,尽管从根本上说还要追溯到欧洲大陆。考虑到欧美实际上是自然权利、人权、国民主权、权力分立和法治等原创性宪政观念的发祥地,因而也是宪政之“源”或“本原”所在,本文于是选用了现在的标题。

“宪政是一个展开哲理性探究的富矿。”[1]因此,欧美各国研究或介绍宪政的著作和论......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7日 09:12

法院“依照法律”规定行使审判权释论(下) ――以我国法院与宪法之关系为重点的考察

【作者按语】此文原发表在《中国法学》2009年第6期。依据发表合同,《中国法学》杂志社对此文拥有2年独家使用权,故作者当时不能在网上发表,后来又忘记此事多时,今予以网发。未经本人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赢利为目的对本文做引用之外的使用。)

三、法院行使审判权所依照的“法律”的范围

前文只是证明了《宪法》第126条中法院“依照法律”规定行使审判权中的“法律”不包括宪法,但没有具体讨论“法律”的内容构成。显然,如果本文不能合理说明宪法的这一条中所说的“法律”是什么,以及与之相对应的现实的法律和可能的法律等等,那么......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7日 09:11

法院“依照法律”规定行使审判权释论(上) ――以我国法院与宪法之关系为重点的考察

【作者按语】(此文原发表在《中国法学》2009年第6期。依据发表合同,《中国法学》杂志社对此文拥有2年独家使用权,故作者当时不能在网上发表,后来又忘记此事多时,现予网发。未经本人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赢利为目的对本文做引用之外的使用。)

【内容提要】法学界和法律界对《宪法》第126条中“依照法律”一词包含的内容有巨大的认知差异。对“依照法律”的认知不确定致使法院处理与宪法的关系进退失据。《宪法》第126条中的“法律”特指普通法律,该条仅授权法院依照普通法律的规定行使审判权。法院必须遵守宪法,但谈不上“依照”宪法规定行使审判权......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6日 10:16

现代宪法通常有哪些内容

当今法治国家宪法的内容,简单地说,就是分配法权并规范其运用行为。宪法实际上是一国之内居主导地位的社会政治集团以全体国民的名义分配全部法权的总方案,它必须或应该确定或规定的内容应该有如下七个方面。

1.确定全部法权的归属,即确认有待分配的法权这个大蛋糕在本源上属于谁所有。不论实际上看还是从理论上看,各种事实上的各种“权”作为一个整体客观上存在是一回事,能否进入宪法保护的范围则是另一回事,因为,当代任何国家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宪法不保护或难以保护的权利。宪法不是学术论文,它不会论述这个道理,但它确实会以适当形式确认全部“权”的归属主体,被确认的全部“权&r......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4日 09:22

京衡之夜:法律人沙龙演讲录(上)

京衡之夜:法律人沙龙演讲录(上)

京衡之夜.法律人沙龙.西安凯宾斯基酒店  丁易摄

京衡之夜

法律人沙龙

主办:京衡律师集团

主持:陈有西

时间:2012年4月28日夜7时到11时

西安凯宾......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1日 09:42

宪政之困——童之伟与刘苏里对谈录

对谈者:童之伟            刘苏里

时      间: 2012年02月21日

地点和方式:上海-北京,各自家中,笔谈。

【刘苏里开场白】宪政理论难还是实践难,当务之急是修炼理论还是侧重实践?本期对谈录,主谈者童之伟教授试图回答这个问题。童教授宪法理论出身,但多年关注、推动宪政实践。并非他觉得理论不重要,而是在现有格局下,他认为,宪法学者力所能及的,或更重要的,是盯住宪法条文,尤其公民权利的逐项实现。

我尊重童教授的选择,甚至赞赏他的立脚点。

我依然认为,......

阅读全文>>